·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巨垃圾的文笔
·不知道在干嘛
·短
·为自己的垃圾道歉!


他们之间有着一个吻,一个将他俩从过去带到现在的吻,他俩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对方的脸上,他俩手牵着手,享受着从未体验过的快乐,拥有着从未敢想象过的感情

迭戈·里维拉,一位为妻子去世而郁郁而终的艺术家,他们站在这位艺术家的画前细细的观摩,肩与肩相挨着,手指紧紧的黏在一起,tony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圆头皮鞋看,像一位三好学生倾听着steve的解说

steve说了许多,tony也就听了许多

“爱就像个艺术品”steve望了望低头人儿的发璇继续说道“爱会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它会打破你的一切规矩,扰乱你的一切秩序”
“就像你大半夜偷偷陪我来艺术馆一样?”tony偷偷笑道
“就像我大半夜偷偷陪你来艺术馆一样。”
“爱就是艺术,tony,它是自由的,是永远自由的”
“就像我一样?”
“就像你一样”

斯塔克的笑声回荡在博物馆里也回荡在罗杰斯的脑海里,罗杰斯至今也忘不了那晚的美好,他们的手就像涂了层超强黏力胶一样紧紧的握在一起,他们站在一副画前任意的让月光洒在他们身上,不知是谁先起头了个吻,接着而来的就是密密麻麻的亲吻,他们相拥,紧接着斯塔克拉着他跑出了艺术馆,他们就只是一直疯跑,没有目的地,没有时间,没有限制,只有他们自己




无标题
上课时突发的产物

垃圾文笔


当他第一次见到tony时他只想起某处看到的诗句来
" 她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晴空无云、繁星灿烂"
后来当他在黑夜中轻轻触碰到tony脚底的薄茧时他想到倒在床上的人儿总以“为身体争夺自由”而喜欢打赤脚的样子,他吻了吻tony到额头,“晚安”他说,他打开门便悄然离去
“晚安,steve”他的意中人在半饷后说到

大概是大盾是个痴汉半夜去看铁,以为人家不知道,其实人家早就一清二楚了
诗句来自拜伦

with the night

炒鸡ooc
垃圾文笔


“Stark”Rogers将倒在路上的台灯踢开到一边
Stark,那个坐在月光底下的人正挥舞他双手弹奏着钢琴曲
Rogers缓步的走到钢琴的旁,一只手放在钢琴上随着曲子一起去打拍子,而另一只手则将自己撑起在钢琴的顶盖上,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的视线粘在Stark看起来十分柔软的棕发上,他就那样站在,看着正在弹琴的Stark


“所以…大艺术家?”Rogers在悠扬的琴声中问道
Stark只是微笑着摇摇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他
“我不过是艺术的幸存者罢了,Rogers,没有什么大艺术家,只有Tony Stark”


Stark一遍又一遍的重复《rue des trois fréres》的曲子,steve只是觉得这首曲子好听,而tony却觉得刚好适合


“该回去了tony,假期早就结束了”steve提醒道
tony闻言抬起头看着steve,但他的手却继续的挥舞着,steve一度以为tony要对他做出嘲讽时,他已经预备好了心理准备甚至想好了怎么反驳,可tony只是看着,什么都不说


tony低下头,晃了晃头,他的动作很小,很轻,很微弱
可steve的四倍视力看清了,十分的清楚


steve慌了,他不知道tony的摇头是什么意思,因为摇头包含着太含义了,而steve也不想明白它


不会回去了
这个念头突然在心底燃起,
那个念头就像个氢气球一样,在还没来得急抓住它的时候,它就早已飞到了心头,然后砰的一在心头炸裂开来,气球爆炸的碎片紧紧的粘在心头的各个角落,将他狠狠的闷在里头


steve不得不加重他的语调再向tony说一遍
“tony,我们真的该回去了,有太多的任务堆压在后面了”


tony停了下来,他低着头把手往大腿上摩擦了一下,大力的搓揉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又把手阁在凳子上扣着凳子边边上的皮革


“steve”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他们…没有告诉你…我…我不会再回去了么?”
steve猛得站起来瞪着眼看tony,他想把tony看穿看透,他想看出为什么


tony只是继续低着头说“我累了,你知道的,我的身体支撑不起反应堆,也支撑不起那些任务了,我累了,steve”
steve觉得他心中的一部正在分离,他的下唇微微颤抖着,他想说些什么,天啊,steve快说些什么,快将他留下,到底,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tony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我可能会留在马里布这里,这是个不错的地方不是吗,美丽的风景还有派对,当然的,这里会很无聊,但我会习惯的,emm…pepper,对了还有pepper,我得偶尔回去帮帮她,你知道的,她的高跟鞋,堪称恶魔手中的三角叉…”
tony絮絮叨叨的说着
steve什么都没听进去,他只知道tony不回去了,tony要留在马里布,他不想tony留在这儿,他想要tony陪着他,就单纯的陪着他,他不想离开tony,他喜欢,他爱tony,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只想靠近,拥抱,亲吻tony,他每天都控制自己,不然自己去靠近,他怕吓到tony
如今tony要不回来了


steve满脑子想着怎么质问他,可他一句也说不出口


*“will I(我还会吗)”steve打断tony的絮叨问道
“will you what(你会什么)”
“see you(还能看你到吗)”
“I am right here(我会一直都在这里)”*


“你保证吗?”
“我保证我在这儿”
“不,我想要你保证我再次看到你时你还好好的”
“…”
“你能保证这个的对吗?”
“我不知道rogers,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像你说的那样好好的,你知道的,rogers,我心脏不好我也不年轻了,我甚至不知道这次过后还能看到pepper几次,还能看到博士几次,当然,最重要的还有你,我相信我最挂念的是你,我很担心你”
“担心我?那你可以”
“我不可以,我还在休假知道吗,没有休假的人会谈公事的”tony笑着打断他
“抱歉那我”
“那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好吗,这里太闷了,我想透透气”
“好”


当海水轻轻的打在steve的脚上时,steve不禁的打了个冷战,他看看走在前方的tony,又看看身后留在沙子上的脚印,夜很黑,月正好,风也正好
他走上前去轻柔的拉起tony的手,见tony没拒绝他便放肆了起来,从起初的小心翼翼边的到现在的野心蓬勃
他的和tony在十指相扣着呢,steve想着


tony突然停下来,面向steve
“steve,这海像极了你的眼睛”他说
接着他便轻轻踮起脚尖吻向steve


steve被这个吻给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只能steve瞪着眼睛看着正吻他的tony
他的睫毛可真长,steve想道,他可真可爱


steve突然伸出手按住tony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他们吻着对方,吻着唇,吻着脸,吻着脖颈,吻着心
不管在月下也好,他也好,我也好,海边也好
他们是对方,是彼此,是昨天,是今天
他们的爱徘徊在似即若离之间,似淡却仍是浓


*为如晴天似雨天的台似
最后的为广东美术馆看到的
希望你们喜欢


Fortuitously

      
  
    第一次写(不好看别打我)
    极度极度ooc
      普通人(青梅竹马)au
     一发完?

   

Tony坐在酒吧的最角落处,像头狼般潜伏在哪儿,他在寻找着今夜的猎物,看着眼前的男男女女拼命的扭动自己的躯体,他将所剩无几的理智与请醒和着手中的威士忌一同吞并进入腹中,紧接着展露出他的经典式的假笑缓慢的像高傲的孔雀似的走进舞池中

他缓缓的摆动着身体,不可置否的,他享受这样,是的,他十分的享受

他享受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享受着红色的灯光铺满他的全身,享受着无数目光因他那张出众的脸而聚集在他的身上,享受着那些有意接近他而去触碰他身体的感觉

 yeah yeah yeah he is fxxking enjoy it 这种廉价的感觉让他感到无限的自在,他不必再去扮演掩饰自己,他不必再为他人的眼光而感到羞耻,不必再去掩盖自己的喜欢,他喜欢别人看着他,他喜欢别人触碰他,他喜欢别人拥抱他,他想感受到别人的温度,他渴望着,喜欢着,也享受着

当炙热的呼吸喷洒到他的脖颈时,他不禁的颤抖了一下,他知道,他的猎物上钩了

他开始一点一点的将身体往后贴,直到他的背部整个的,完全的,触碰到那个体温过高的,热的发烫的身体为止,他漫不经心的扭动着自己,他感受到身后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他抬起手,将手从身后人的脸颊轻轻的,缓慢的带点情,欲的,抚摸下来

双手架在那人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头微微的往后仰着
享受着空气中弥漫的酒味,享受着音乐中夹杂着的人群声,享受着现在,也享受身后的炙热

那人的手紧紧地环着他的腰
tony觉得他俩现在就像傻透了的正在热恋中的情侣,完完全全的,傻的透顶了,可他又止不住的幻想着这一切

Tony在那人的怀中转了个圈,低着头,顶到那人的肩膀上,tony愣愣的看着那人的鞋子,白白净净几乎没什么折痕的白皮鞋,鞋的边边还有些让人不易发觉的花纹,这是双简单的鞋,不贵但也不便宜,这鞋里头含着某人的感情,这是tony在steve生日时送给steve的礼物

天哪,是steve
tony暗暗想道

tony喜欢Steve,从小时候到现在,他都喜欢着,只不过不像以往那般的疯狂,那般的炙热罢了
他害怕了,累了,所以退缩了,不敢了

tony想起他们高中毕业舞会那会儿
他搂着最漂亮的女孩入场,一进场他那出众的外貌和无人不知晓的名号让他成了众人的焦点,他得意的寻找着steve

steve在角落里和sharon一个正在追steve的女生聊天,他们有说有笑的仿佛这里只剩他们似得,sharon玩笑般的拍打steve的肩而steve只是笑笑然后捏捏sharon的指尖,过了好一会儿,steve伸出手邀请sharon去跳舞,两人走到舞池里,sharon的手放在steve的肩上,steve的手放在sharon的腰间,而他俩的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握在一起,他们在人群中跳起了华尔兹,热情奔放的舞姿吸引了人群的注意力,焦距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看着他俩,都在讨论着他俩,人们都说着,他俩登对极了不是吗

tony努力别过目光,他试着将目光放在女伴的身上,他露出他的微笑,伸出手,像个绅士般的邀请女伴跳舞
他们从会内跳到会外,然后拥抱,抚摸,亲吻,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顺理成章,那么的浪漫,那么的令人难忘, 可这一切只有tony知道,这一点都不浪漫

tony想到steve与sharon跳舞时的样子,自信还有steve眼中闪烁着名叫快乐的光

tony觉得他的口有些干,他想喝水
他像个行走在沙漠中的人一般,贪心的寻找着他的绿洲
他走的太慢找的太晚了,以至于他到的时候他的绿洲早已被人霸占了
他找的太久了,他累了,他口干,他想喝水
而眼前便有一罐子的水,他捧起水又看看绿洲便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他吻着女伴柔软的嘴唇,手轻轻地解开女伴的裙子,他的吻从唇一路到锁骨
他喝饱了水便将水倒满全身

他喜欢这种感觉,十分的喜欢,甚至有些迷恋

tony开始日夜泡在酒吧里的生活,他搜寻着一罐又一罐的水,他怀念舞会那晚的感觉
他听说steve和sharon在舞会结束后一起了,也有人说他们早就成男女朋友了,tony听后只是在酒吧里不停的喝着酒,再后来他悄悄的跑去MIT读书以他那优秀的成绩和他天天在嘴里嚷着的天才大脑,他断掉了和小镇里所有人的联系包括steve,他以离开方式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科学让他不相信缘分,直到今天

tony抬起头,他想看看steve都眼睛,那双曾令他神魂颠倒的眼睛,可steve站在逆光处,一切都黑蒙蒙的,他看不到,他看到的只有steve的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即使tony看不到steve的样子,可他就是能感受到steve在注视着他
tony感到他那颗僵化的心又开始跳动起来

tony等着steve的开口问话与责备他的不告而别,毕竟他们的关系是这么的好
他预备好他俩可能在这儿发生争执,吵架,然后他可以借着这个趁机逃跑

可steve什么都没说,steve只是静静的看着tony
steve抬起手轻轻的描绘着tony的脸
steve就像皮格马利翁,那着刻刀,雕画出他心中的象牙少女
tony有些愣住了,他开始计划着接下来他得如何逃跑了,而steve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得紧了紧环在tony腰上的手接着轻轻的吻了吻tony耳朵说:你还想去那儿,我的灰姑娘

*

steve只是太想念太想念tony了,tony离开了6年5月零8天,他也为此找了6年5月零8天
他太想和tony解释了,解释那天舞会发生的事,解释他和sharon的关系,他想让tony知道,他爱他,从他还是个豆芽菜起他便如此,他第一次见到tony时他便感受到他胃里的蝴蝶正试图飞出去,飞到tony stark的身边,他开始以着健康的名义管着tony,利用他的假期锻炼他的身体,最后成了tony口中的'大只佬'

他和sharon在舞会上跳了一首送别sharon即将离别的华尔兹后tony便消失了
那时他以为tony去玩或调情去了,他总觉得时间还有很长,他还可以慢慢的走进他的心不是吗,谁知,他再也找不到他了,他开始漫长的寻找,直到今天
他路过这间酒吧时,他的内心叫嚣着让他进去,所以他进去了,他马上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tony,steve庆幸他遵从了内心的叫嚣声,所以他才能找到他遗失的宝物

他坐在吧台的空位上要了杯威士忌,环顾四周,打量着那些凯觎他宝物的人
当tony走出来时steve便放下他手中的酒杯,走到tony的身后抱着tony,他盯着tony的发璇处想着,以后,他可得好好的绑着tony在他身边,他可像极了那惹人怜的小猫不是吗

*胃中的蝴蝶:butterfly in one's stomach 小鹿乱撞
*灰姑娘:十二点后因魔法的消失而逃跑

其实我的文笔不好,啊大概初中生般的水平吧(毕竟考试时我的语文作文就没及格过),且是第一次写,然后写了又改写了又改那种,一开始还有个大纲来着,然后到后面就放飞自我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写的啥了,标题也不知道自己取个啥玩意儿,这是一个徘徊在脑子里很久的脑洞,emmmm所以希望你们能喜欢它